那些沉寂的世界 第330章
当前位置: 首页> 科幻灵异> 那些沉寂的世界

第330章

    虚无的空间,一切都不存在。星尘不存在,光线也不存在。     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不知为何脚下突然会出现以光为界限的方格。     话音刚落,一股刺痛从脑海深处袭来疼的直教他抱头蹲地冷汗如瀑。     无数的记忆碎片从脑海中闪过,那些清楚的记得的,那些后来忘却的,那些意外忘记的,那些被改变的通通都被唤醒。相同的时间、不同的世界线所拥有的不同记忆如麻花般彼此交错着——尤其是那个夏天,不,单单是那个月的记忆便令人分不清哪一段归哪一段不对,只要从那数百个结果一一拼接,再舍弃数百次发生相同事件的相同时刻而只保留第一次与改变那次的记忆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喘过气来,他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苦笑着喃喃自语道:“这一刻可真的是噩梦啊,不过收获似乎也不少先去组队空间看看长江吧。”意念一起,眨眼间便来到组队空间的大门处。抬头望去,只见李长江早已老神定定的坐在椅子上。     “啊,你来啦。”李长江笑道。     “嗯”萧昱盯着他没有说话,半晌才叹了一口气道:“你变了很多”     “在这么真实的游戏世界里呆上二十年,谁都会变吧话说,以前的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子的呢?真的有点好奇啊。”     萧昱笑道:“现在的你没有以前那么阴沉了。”     李长江也笑道:“现在的你书卷气倒是比以前多了股书卷气。”     “毕竟二十年来长期呆在研究所你呢,这二十年怎么样了,从第一年过后就联系不上你,如果不是队伍界面还显示着你的状态我还以为你挂了。”     “还好吧。和你分开以后因为舍得花钱,第一个月就把什么儒家经典啊科举考试啊试题答案啊之类的东西收集了大部分——说起来有点奇怪呢,系统结算后我居然多了数百个相同的记忆片段。”     萧昱苦笑道:“那是你运气好,我经历的那些除去相同的还有数十条事件线。”     “在那年的9月份我终于整理了那一堆资料,用系统记录好以后,我花重金学习古华夏的针灸中医等奇怪技艺”露出奇怪的脸色,李长江继续说道:“那是个二十出头的女人。一开始我只以为她是个骗子所以没有理会,可是她说她家数十代人行医,针灸草药****等等无所不精,于是我便在全世界的专家中随便抽几位作为评审评价结果一见面这群老家伙便跪着对那女人喊祖奶奶”     萧昱笑道:“这么看来你艳福当真不错。”     “的确不错。那女人貌美如花,又温柔似水,每天跟着她学中医,当真是种享受。随着与她感情日益深厚,三个月后她决定晚上也多教我一样东西。”     “想必是好东西。”     “当然是好东西——那是古华夏的房中术,不是现在的专家或是某些人瞎编乱改的房中术,不是某些道德圣人们伪造的房中术,而是那真正的、流传上古的房中术!!”     “可是这‘上古房中术’也没什么了不起吧,据我所知这不过是普通的性常识,帝皇们用以作乐的玩具而已。”     李长江摇了摇头,道:“据她所说,两性之事没有那么简单男女相交产生的之所以不是一个肉团而是一个有灵魂的人,是因为有灵魂自阴间而来,也就是说,这正值阴阳两界相交之时——而古华夏的道教便提出借此多以利用的房中术。所以她常说道教的精华十之七八便在这房中术,而真正的房中术往往需要女人亲自教授。”     “这么说来,那些清修之人是误入歧途了?”萧昱皱眉道。     李长江摇头道:“那个世界终归是游戏世界,又怎能与现实交替重合?但是据她所说,算上和尚道士和某些教派,清修之人的八成是误入歧途的,毕竟道法自然——天地都要遵循于道,何况是渺小的人类?所以那些人反而最容易受欲望掌控。”     “这么说也有几分道理”     李长江继续道:“此后三个月,她白天授我中医学,晚上教我房中术。三个月后,她以精力不足为由,请她的那些姊妹和师姐妹晚上与她同为授课,叮嘱我必须加以练习。”     “怪不得一年之后不再联络,原来你艳福非常人能比。”     李长江翻了个白眼:“哪有什么艳福不艳福的,对我们来说黄金又不值钱,只要舍得花就有人凑过来。”     “嘿嘿,您继续吧,后来怎样呢?不过像这样玩普通人早已筋疲力尽了吧”     “我们玩家只要保证血条和体力充足就好了咳咳,回归正题,过了三年左右,她说中医已经全部教完了——嗯,虽然大多是靠游戏工具辅助——她带我到西伯利亚的一个巨大的城堡之中让我从此全身心学房中术。尽管外面冰天雪地,城堡之中却是温暖如春——那是数百个来自世界各地的美人。”     萧昱笑道:“每天与她们缠绵当真是种享受呢。”     “一开始是这样的,只是后来发现不知何时多了数十个生面孔便知道自己被当成种马了。”     “所以你逃出来了么?”     “我为什么要逃,有数百个女人送给我,不要白不要,还能继续练习房中术。”     “该不会在那里呆了十几年吧?”     李长江点了点头:“我也是在系统结算时才知道上了上千个女人,好像还给了个什么称号。”     萧昱吐槽道:“这种打桩机一样的生活你不腻么?”     “奇怪的是,我确实一点都不反感,反而有点沉迷于此,对那房中术的理解因此也更上一层楼。”     “这么看来是被动手脚了吧?”     “异常状态的话系统应该有显示才对吧而且那种感觉,不像是被人强迫的,反而是我自己主动的”     “你用那房中术的时候也没有显示吗?”     “没有连房中术的使用状态也没有。不过也不奇怪吧,进食和喝水睡觉什么的也没有显示状态啊。”     萧昱叹了口气:“莫非是上个世界的异常么等等,你学东西的时候有提示学习到什么技能吗?”     “系统的提示?没有,即使现在技能栏里也没有技能可选但要说我学的是假技能又似乎不对,消耗降低了许多,能力的增强也是实打实的”停顿了两秒,李长江忽然道:“会不会是因为被动技能所以才没有提示?就像我原来学会的东西到游戏世界里依然能用那样”     “但愿如此吧你还记得有次世界线的那300委员会的老头么,我只怕是他的阴谋”     “300委员会的那老头?以那个世界的世界观来看欧盟与日本美国站在一起,中国与俄罗斯是另一方,当时我去的是中国,后来到了西伯利亚,而西伯利亚是俄罗斯的领土强硬的把事件穿起来大概就是,老头因为某些变故无法亲自主事,关于我们两个的秘密被中俄间谍打听到,或许只听到了某些模糊的东西,误以为我们的基因与众不同,而那时我恰好在中国所以先把比较好控制的我拉去配种——”     “不,不对。如果仅仅是误会的话花上这么多时间和资源也太过不应该了。”萧昱摇头道。     “所以答案便是,我们的基因与众不同,他们以此改善族群的基因。”     “仅仅二十年也太短了,怕是起不到什么作用吧。”     “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只能停留二十年——其实即便是我们也不知道能停留上二十年。说回来,我可是上了一千多个女人啊喂!****,少女,处女,****,****都有,结算时系统还给了个‘妇女之友’的称号!!”     “好了好了,知道你现在不是****了。”萧昱有气无力的道,“那个称号有什么用来着?”     “嗯,我看看‘装备后,对女性魅惑概率提升10%,女性好感度提升时额外获得20%好感度’不错啊,以后剧情攻略可以走女人路线了。”     “你这狗屎运也太好了吧”     “你也去弄一个就是了有什么好酸的,获得条件是,嗯,‘与千名以上的女性发生关系,且好感度都必须为友善或以上、超过半数对你的好感度为亲密或以上’等等,她们对我的好感度有这么高?!”     萧昱叹了口气,道:“或许是同病相怜,或许是因为你那不知哪学的‘房中术’吧。”     “嗯那我们去下一个世界吧。”     “喂喂,不是说要总结上个世界的收获和失败的地方吗?!”     “这二十年的研究成果你整理好了么?”     “额嗯。”     “我的那些关于科举的考试内容也放在随时能调出来的地方了,需要斟酌的东西也讨论完了,还需要做什么呢?”     “嗯抱歉,我只是有些怀疑自己的处境罢了到底是游戏世界是真实的世界,还是我们原来的世界才是真实的,或者两个都是真实的世界?在游戏世界中能呼出系统菜单所以认为那是虚拟世界,若是某一天我们在原来的世界也能呼出那个菜单呢,若是冒险世界无法再呼出菜单呢?”     沉默了两秒,李长江笑了笑,道:“真实与否真的重要么?假如我们无论是真实世界还是虚拟世界都是强者、都不容小觑,那么无论在哪个世界,无论真实与否都能应对自如,还有什么可怕了么!”     萧昱不自觉的抬头望向李长江,只见李长江的瞳孔深处似乎有熊熊烈火燃烧着。     “走吧,去看看没有新手称号减免的‘困难模式’到底是怎样的。”     萧昱微微错愕,道:“不去噩梦模式了吗?”     “嗯,正常情况下的噩梦模式可能会非常难感觉似乎更深的发掘冒险世界所隐藏的东西收获会比一味挑战高难度最后开场没多久便死翘翘的结算奖励要多——其实主要是知识这种学了就能带出去的价值高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数值,进入冒险世界的次数——我们在冒险世界中获得的物品要在五个冒险世界内兑换,否则不能再其他世界使用,而贸然进入那些高难度世界只会白白浪费次数。”     “其实,我们可以把在冒险世界所得的知识转手卖给别人吧?”     李长江摊了摊手:“主要是没人能分真假。之前查了下系统,发现并没有鉴别功能而且不同世界说不定法则不同,那些早已确定的常数说不定差异非常大,公式不适用也很正常。”     “所以我们搜集冒险世界知识是碰运气和学被动技能?”萧昱吐槽道。     “学到被动技能便已非常划算。没有显示图标没有系统通知,也就意味着不会占用技能栏。”停顿了两秒,李长江继续说道:“而且,我想试试,在这众多冒险世界交集的空间自己做出来的物品能否在各世界通用。”     “需要的话直接像以前那样把房间变成军械库之类的就可以了吧?而且在未知的世界肆意妄为的话,感觉并不好啊就像上世界的冈伦一样,被se截获d-mail,然后找上门来”     “我们先做出来是为了不时之需,若是不需要收起来便是了。系统免费提供的工具终究有所限制,比如上次的军械库里连普通的黑洞炸弹和激光剑都没有。”     “你是想让我把电话微波炉带进去?”     “电话微波炉这种能改变因果律成本又低廉的东西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微波炉改成内置太阳能电池或者干脆是核能、电话改成对讲机便更好了。”     “好吧,我试试不过总感觉你像是个黑心老板一样”     “嘿嘿嘿总之拜托了。”     “啊啊,我尽力吧。对了,在此之前要先把他们拉出来”说着,萧昱面前浮现出一道半透明的显示屏,“‘牧濑红莉栖,天才科学家,玩家麾下成员,召唤花费原价1000因该角色为玩家所有,故只需花费200金币即可召唤’不管怎样先拉出来吧。”轻轻点击召唤按钮,然后点击确定。     “哎呦,对老婆倒是挺在乎啊。”李长江揶揄道。     话音刚落,突然响起开门的声音。     只见一个年轻苗条的身影从萧昱的房门冲了出来,“萧昱!”少女扑向了他。     “嗯,我在这里,红莉栖。”萧昱紧紧抱着红莉栖,温柔的道。     李长江砸了咂嘴,起身离开大厅,用微不可听的声音说道:“这恋爱的酸臭味,啧啧啧。”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萧昱的声音:“长江,东西做好了,要出发么?”     “嗯”李长江散漫的应了一声,翻身起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只见萧昱已是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四下望去已无旁人,不由出声问道:“你老婆呢?”     “额,说的是红莉栖吗?因为不知道这次是不是跟上次一样一帆风顺所以我让她和桶子先进背包里面了。虽然要占用2个格子,但也比不必要的减员要好。”说着,萧昱递给他一个对讲机和一个小盒子,“给,你要的东西。对讲机我们随身携带,需要往过去发信息的话就按一下盒子的这里。为了以防万一盒子我做了两个,这样就可以随时发了。”     盒子制式古朴,打开一看里面空无一物,秘密就在其表面的装饰花纹——那些华丽的花纹都是线路。     李长江一边把玩着盒子,一边说道:“桶子是你实验室的那个胖子吧?那人可信么,他能理解我们可能去往不同世界这一事实么?”     萧昱苦笑道:“说实话,要他理解可能有些困难,不过请他帮忙然后许诺上一大堆小黄油还是没问题的。别看是个死肥宅,他可是拥有那个世界顶尖的黑客实力,遇上计算机难题什么的就靠他了。”     李长江摇了摇头,道:“情况根本不一样吧,换个系统发展数十年上百年的网络他也能轻松破解么?只要小黄油成本算是低廉,但也仅此而已,为了一个可能存在的情况白白浪费背包的一个位置现在还好,以后的话便有点浪费了。”     萧昱尴尬的耸了耸肩,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似乎想起了什么,李长江忽然大惊失色道:“该不会把实验室的所有人都召唤出来了吧?!”     萧昱苦笑的摇了摇头,率先迈向大门:“怎么感觉你越来越像老妈子了这次选的是困难对吧?要不要试试多人匹配?”     “嗯,匹配也不错,看看其他人是怎么玩的。不过,你真的不用休息一下吗?”     萧昱叹了口气,依次选择了、,然后按下确定,大门咔嗒一声打开了。     (本章完)